close

本周是小學期中考的日子,當台灣小學生真不輕鬆。說給你聽 

上週五,小熊同學S的母親來電邀請我們去參加一個小派對,我問小熊的同學還有誰去?母親苦笑著說:

「好像都沒人要來耶?姊姊小四的同學也都說不能來!家長都說要寫測驗卷,準備期中考,所以不能讓孩子考試前來玩樂!」

到了現場,果然只有幼稚園的孩子(S還有一個大班的弟弟),小熊這年紀的只有一兩個插花出現。

*期末考前的兒童歡樂派對...(地點:內湖大潤發2F 騎士堡)

PARTY.jpg  

 S的爸爸奇怪的問:

「現在考試有這麼難嗎?怎麼連出來玩兩個小時都不行?我家不太逼S寫測驗卷,是不是很少見啊?」

所以S的爸爸可能與熊家比較同類(=異類),考試在即還讓孩子玩耍,在台灣比較少見。

週一的晨光時間我特別問:

「小朋友,上週末有沒有出去玩啊?」

有一個小女孩說:「哪有!我寫了像山~一樣高的測驗卷!」(她舉手勢,比到桌子還高很多)很多人點頭同意。

 

週二小熊哥下午有弦樂預備團練習,老師聽到孩子們拉的七零八落,不高興的說:

「妳們上週回家後都沒練習嗎?怎麼都忘光光了?」

*小熊每週的樂團練習時間,老師是位年輕甜美的提琴手

string.jpg

一個女孩委屈的說:

「老師,為了期中考我們都在補習、加強測驗,哪有時間練琴啊?」

許多孩子(小二~小四生) 點頭如搗蒜中  

外聘來的老師轉頭看我(我正好在教室後面),一臉無法理解的表情,我連忙幫孩子們說情:

「這是真的,現在孩子們有好多測驗卷要寫,小熊班上有個女孩就寫了~~~樣高的考卷(我也比了一個小山的手勢)孩子們,考試完記得要練習喔!

 這幾天社區裡的遊樂場也空蕩蕩。照慣例天氣好的下課後,我會讓兩隻熊到溜滑梯大廣場玩。不過小學生幾乎都消失了?只剩幼稚園的孩子。

我打趣的說:

「小熊哥,你怎麼出現在這裡?你的朋友們呢?」

他聳聳肩說:「都在寫測驗卷吧?」 

這種緊張度只有在我那年代的高中聯考看過,如今都向下蔓延了小學的期中考,真有必要那麼緊張?

台灣,不,亞洲的孩子們,課業壓力從小學就開始。家長們雖不情願逼迫孩子,卻不得不向現實低頭。一方面嚮往美國孩子的自由自在,另一方面不希望孩子趕不上同儕~最近看到虎媽的專訪,裡面有一段我會心一笑,問答內容是這樣的:

問:在新書出版後,來自全美各界的批評聲浪不斷,你覺得為何會對美國社會造成如此大的衝擊?

答:我也非常震驚。因為這本書本來就是我與家人的故事,為什麼其他人會如此生氣?我覺得可能有兩個原因:第一就是《華爾街日報》下的標題〈中國媽媽為何比較優秀?〉,這非常可怕,而且我也不同意這種說法。

其實這和我書中第一章的意思完全相反。也許我曾經有這樣的想法,但因為我13歲的女兒而改變了。 可是《華爾街日報》的標題,已讓全美國甚至整個西方世界扭曲了原本應該是幽默詼諧的自傳。他們寫著:一個名叫蔡美兒的,認為中國媽媽比較優秀,而且列了一大串的育兒規則,這完全不是我的本意。

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,剛好在我出書前,一份國際學生評比報告(PISAProgram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)才出爐,上海學生名列世界第1,而美國學生成績不理想,排在25名。當時美國社會的氛圍是,天哪!中國將要接手全世界! 在美國,大部分的亞裔學生成績都比較優秀,所以美國人開始驚恐害怕。這幾個原因加起來,造成輿論強烈的反應….
 

老實說,不論世人喜不喜歡虎媽,她的大女兒Sophia同時被哈佛與耶魯錄取了!一位好友的老公最近要她快去買《虎媽的戰歌》來看,因為要要效法蔡美兒去養孩子!所以美國媽媽咒罵虎媽,台灣的家長卻不少佩服虎媽;看看這期末考的嚴肅情形,大概還是很多父母深信:虎子虎女要這樣才養的出來....

不過我最欣賞蔡女士回答的這一段話:

問:虎媽,似乎變成一種熱門詞彙,網路上許多人說自己是「獅媽」「海豚媽媽」,其實代表不同的教養方式,你有什麼看法? 

答:這還是一種誤解,我的書不是育兒手冊,我並不覺得這是教養孩子最好的方法 以我的學生(耶魯大學)為例,有很多家長對他們的孩子非常放任,或者有些是被他們的祖父母帶大的,現在都有很好的成就。 我相信教養出好孩子有很多不同的方式,例如狗媽或雞媽等(笑)...  

說的真好,我這「熊媽」是這樣想的:希望期中考快快結束,讓小孩子們可以早點恢復正常生活!考試的成績是一時的,人生的學習是永久的。適量的評量還可以,但像山一樣高的考卷實在沒必要,父母與孩子都該放輕鬆一點吧? 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熊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