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問我:為何常在格子裡,提到該好好孝養父母的事情?那是因為我知道:屬於我的機會,並不長久了!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上週回去探望父親,父親還是一樣,滿臉笑容的慢慢扶杖出來,摸摸小熊們的頭,聽他們天馬行空的講些無俚頭的事。

父親總是微笑的默默傾聽,不時給予些鼓勵。

*外公常帶著小熊們一起去賞花.

GRANDPA.jpg 

臨走前,父親把我叫入屋裡,要我坐下,伸出顫抖的手,遞給我一疊文件。他說:

「我已經先寫好了

原來是一篇遺囑

遺囑的前半,是一部自傳,記敘父親如何小時遭逢戰亂、少年離家、如何絕處逢生到達台灣;十八歲起在一人異鄉奮鬥、刻苦建立起自己小小的家園。此後,他鄉變故鄉,一住將近快七十年。

近年來,老友們一一凋零,每年漸增的白帖都一直提醒他:這世上他又少了一位朋友,而他也該收拾心中的不捨與牽絆,隨時準備啟程、往遠方而去

遺囑的後半,是對母親的不捨,多年來跟著他吃了許多苦,希望身後有人好好照顧母親。

然後是對我們三兄妹的期許:大哥已經自立,他不再牽掛。對二哥及我還各有一個心願,希望我們能夠實現。

文末父親仔細寫著:葬禮希望在XX殯儀館舉行,謝絕一切的贈花、奠儀;葬儀費用不可超過三十萬元等等。

看完這些,心中許多酸楚。父親卻等我說些話我心理雖曾想過要面對這一天,卻真真不知該說什麼?只好擠出一句:

「爸,您想太多了您還要活很久啊!」

可是我們都知道,這是謊話。

父親的身體自從前年大病後,已經如破舊不堪的老機器,隨時都有停擺的可能。我們都心知肚明,那一日,真的不遠了。

父親沉默了一陣子,開始叮嚀我:他對我還有牽掛、還有期待。他的眼中充滿淚水,慢慢滑下蒼老斑駁的臉龐

父親!曾經是我高頭仰望、頂天立地的守護者,如今卻是如此脆弱?讓我不知該如何回答、甚至不捨去看他。

父親,我知道您已經準備好了,可是我還沒有!女兒自私,希望您繼續多陪我們一段:一起欣賞秋月、看春花、提醒我時代在改變、國際發生的大小事;告訴小熊名次並不重要、重要的是超越自己 

有人問我:為何常在格子裡,提到該好好孝養父母的事情?那是因為我知道:屬於我的機會,並不長久了!眼下能做的,就是好好珍惜與父親最後的緣分、完成他的心願吧?

 父母原來樹木同,那能免得落秋風?勸君盡力生時養,死後悲號總是空。

 

 *相關文章:

杜鵑花,步履蹣跚的新回憶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熊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