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一女高一跳樓事件,我在臉書寫了一段話:

希望每個孩子都有勇氣與智慧,好好活下去。
生命原是殘酷的,在生與死抉擇的懸崖邊,只有愛與温暖的話語,讓人有勇氣回頭、活下去
。」

因為這個事件,讓我想起我的大學學弟,雄噹。

在我那年代念心理系的,不少是自由意志,因為當年心理學並非顯學,心理師也不夯,很多我的同學,是為了瞭解自己、或醫治心病而來。

雄噹也是。

雄噹有個很好聽的中文名字,但我稱他雄噹,因為他長得就像「大雄+小叮噹(多拉A夢)」的混合體!戴個眼鏡、身材圓胖,略黑,他最大的特色,就是總帶著微笑,就像臉上帶了笑臉小叮噹面具一樣。

d97931.jpg

大二的我,在心理系學會幫忙辦活動,因此認識了他,一開始我以為他是個陽光男孩,畢竟總是微笑的男孩,誰不喜歡?

但漸漸我才發現,陽光後面,陰影很深。

關於雄噹的耳語,越來越多:

「真是個怪人!」

「他很難溝通。」

「他應該有病!」

「假笑臉!」

這些耳語在系上傳開,我並沒放在心上,直到有一天,我與他談事情,才發現不對。

當時的話題很普通,但可能正好是他有興趣的、或是他在意的,所以他講得口沫橫飛、慷慨激昂!他尖刻批判、大聲指責、抗議連連!(原來他是想法很多的人)

直到他終於發現我與另一位學姊目瞪口呆、不知如何接口,他突然變臉,就像迅速帶回小叮噹面具一樣,心虛地說:

「不好意思,我講太多了...」

然後鞠躬、小小地離去。

「他果然是怪人,好偏激!還是保持距離為妙!」學姊說。

於是,我也和系上人一樣,開始不太敢靠近他、遠離他。

每次他笑著跟我打招呼時,我便僵硬地回笑,匆匆離去(我以前都會跟他哈啦的),但我沒忘記注意,他臉上閃過的失落神情,還有他在系上越來越孤單的身影。

放暑假了,我忙著打工、系學會幫忙,很久沒有雄噹的消息....直到開學,才聽到他在家中已上吊身亡的消息。

他的父親,把他的藏書,都捐到系上圖書館,這些書,有很多都是很深的哲學書!一個笑咪咪的青年,心中藏著許多無比沉重的想法。原來他一直都有躁鬱症、一直都在吃藥。

系學會會長,在他的每本書的封面,貼上一個小短文,大意是這樣:

這本書屬於一個有著陽光笑臉的男孩,他走了,

如果我們能多給他一些關懷、多關心他的悲喜,也許,他就能繼續跟我們一起上課了!」

有好一陣子,我不敢接近系上的圖書館,因為雄噹的書在哪裡提醒我:他離開的故事。

三十年過去了,如今的新聞,又讓我想起圖書館的那些書.....我從沒有忘記過雄噹的笑臉,雄噹永遠不會長大、變老,他的笑臉永遠十幾歲。我常常想:當年若我能不在乎世俗眼光,多陪他哈啦、多聽他說說話,該有多好!

如今,我終於寫出這個故事,希望有更多人能了解---不要吝惜給身邊的人一個問候、一個願意聆聽的心意,因為

生命原是殘酷的,在生與死抉擇的懸崖邊,只有愛與温暖的話語,讓人有勇氣回頭、活下去!

images.jpg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家在婆娑美麗處:小熊部落

小熊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hi小熊媽 您好
    我有蒙式教育學校問題可詢問嗎
    謝謝
  • wasir's旅行記憶
  • 傾聽或交談對一位站在懸崖邊的人而言,就是一隻最溫暖的手,沒能及時拉住一條生命,的確是相當令人扼腕遺憾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